美國政府應該下多猛的藥來救經濟,正引起激辯。包括我在內的許多經濟學家,呼籲祭出極龐大的財政擴張政策,以防經濟直線下滑。不過,其他人則擔憂會留給後代子孫龐大的預算赤字負擔。但對赤字杞人憂天的人,根本搞錯了。以目前的情況,沒有拿短期利益換取長期利益的問題;強大的財政擴張政策,實際上會強化美國經濟的長期前景。有關預算赤字長期來說會使經濟更糟的說法,是基於政府借貸會「排擠」(crowds out)民間投資的想法,也就是說,政府發行很多公債,導致利率上升,使企業不願花錢投資新廠和設備,接著造成經濟的長期成長率下滑。在正常情況下,這個主張有其道理。但現在是非常時期。試想,如果歐巴馬政府屈服於赤字的鷹派,削減它的財政支出計畫,明年會發生什麼事。

這會導致利率下降嗎?肯定不會導致短期利率下降。短期利率多少掌控在聯邦準備理事會手中。聯準會已儘量把短期利率維持在最低水準,實際上已是零利率,除非看到經濟可能過熱的跡象,否則不會改變。而這種情況近期發生的可能性並不高。那麼長期利率呢?長期利率已降到半世紀來的低檔,主要反映對未來短期利率的預期。撙節財政支出可能把利率壓得更低,但只能憑藉著創造經濟將長期大衰退的預期心理為之,但,這只會減少,不會增加民間投資。在經濟蕭條時採取緊縮財政政策,會減少民間投資的想法,不只是假設的理論:史上有兩個重要時期確實發生過。第一次發生在1937年,小羅斯福總統誤聽了當時對赤字杞人憂天者的建言,大幅刪減政府支出,其中一項是把工作進度管理署(Works Progress Administration,「新政」時期為失業者創造就業機會的機構)的預算砍掉一半,並且增稅。下場是經濟嚴重衰退,民間投資大幅下滑。

第二次發生在60年後,地點在日本。在1996-97年間,日本政府有意平衡預算,削減支出並增稅。又一次,隨之而來的經濟衰退導致民間投資大幅下滑。我要聲明,我不是主張,意圖降低預算赤字總會對民間投資不利。你可以提出有力的例證,柯林頓在1990年代的財政節約,助長了那個10年蓬勃的民間投資,並有助於再創生產力的提升。在美國小羅斯福時期和1990年代的日本,兩次都使撙節開支變成爛主意,兩次都是非常時期:這兩個例子都是政府面臨流動性陷阱(liquidity trap)時緊縮開支。流動性陷阱指的是主管貨幣政策當局儘可能降息,但經濟活動仍遠低於產能。今天我們身陷同樣的陷阱,這是何以有關赤字的憂慮是杞人憂天。

還有一件事:如果大部分的財政擴張是採取公共投資形式,像是築路、修橋和發展新科技,這些都會使國家長期來說更富有,財政擴張甚至對美國的前景更好。政府是否應永久採取背負龐大預算赤字的政策?當然不是。雖然公債不像許多人認為的那麼糟糕,這基本上是我們自己欠自己的錢,長期來說,政府和個人一樣,必須收支平衡。但現在我們的民間支出根本不足:消費者重新發現儲蓄的美德,同時間,因過去過度擴張而受傷,並因金融體系的問題而受挫的企業,也減少投資。那個投資落差終將被填平,在此之前,政府支出必須接手,否則民間投資和整體經濟都將再重挫。最後,那些認為今天的財政擴張對後代不利的人,是大錯特錯。對今天的薪水階級和他們子女的上上策,是竭盡所能,使經濟步上復甦。

【聯合報╱田思怡譯】

創作者介紹

痞客邦天馬行空部落格

痞客幫仔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