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,經歷大風大浪是多麼特別的事。黃金十年,有人賭輸,有人賭贏,但難的是,在危險中清醒,而且敢再來一次。翻盤求勝,在中國永遠有不同的傳奇,這種「敗中求勝學」,比的是勇氣、guts(膽識)和判斷。一雙香奈兒高跟鞋,一堆貴州的「雞窩煤」,從沒想過高跟鞋會遇上雞窩煤,讓原本是法律人的張簡珍,開始了她和丈夫詹益森的中國傳奇。貴州泥濘路上的高跟鞋,發不出「叩、叩、叩」的輕脆聲,但是這雙高跟鞋一路走過內蒙、山西、陝西、寧夏,尋找中國千載難逢的機會。

敏銳嗅覺 搶下陸礦

在中國,礦業是金融海嘯後最值錢的金礦之一。《 2009 胡潤百富榜 》,百名中 60 名富豪都是來自礦業新貴。創業,最重要就是敏銳的嗅覺。當石油從每桶 30 美元,一路飆漲到 160 美元時,競衡集團執行董事張簡珍開始積極尋找她的「獵物」。
38 歲到中國創業,現年 47 歲,出身南台灣望族的張簡珍,和台塑王永慶家族是世交。沒想到經營之神在台灣創造的石化王國傳奇,晚一輩的張簡珍,卻在大陸開出煤化工王國新頁,這一切都是因為百年難得的機遇。

看準中國缺油、少氣、多煤的特點,張簡珍在 3 年前拿下了貴州的礦權,預計投入人民幣 150 億元的競德煤化工廠,相當於台塑六輕第一期的規模,讓她迅速躍升為貴州省最大的投資外商。
30 創業、40 成功,10 年間競衡集團在中國的投資,橫跨不動產、金融、保險、能源、礦業,投資額直逼人民幣 200 億元,相當 1/3 的台積電,若加上貿易、企業諮詢、創投基金,保守估計,資產實力至少 10 億美元。

重跌再起 重塑蒼鷹

很少有女生直接告訴你,她喜歡兇猛的動物,但日本早稻田大學法律博士的張簡珍,絲毫不諱言自己最愛老鷹。她信仰「蒼鷹管理學」,形容自己的個性有如猛獸般勇敢,同時毫不掩飾直覺的感性。蒼鷹,要有睥睨世界的高度,以及快速執行的速度。張簡珍為何如此強悍,要從她的中國失敗說起。
10 年前,她在北京重跌一跤,「不甘心」的她,不放過自己的失敗,反而更「勇敢」地一定要爬起來闖出名號。2000 年進軍中國之初,張簡珍慘賠 600 萬美元。當年,她投資多伯連鎖咖啡店市場,從台灣橫跨北京市場,團隊全是台大畢業生,一流的團隊,一流的技術,卻讓她重重摔了一跤。

多伯從咖啡豆做到連鎖店,橫向縱向全面擴張。但是零售業要管人,優沃家庭出身的張簡珍完全不懂員工在想什麼。在中國,一塊豬肉的價錢乘以14億人口,就會跑出驚人的數字,但若是賠錢,也不是一家賠錢,而可能是連鎖的上百家都賠錢。大起大落,這些完全是張簡珍不能理解的,「我覺得我的人生已經看過世界,可是我忘記我完全沒有中國經驗,」她說。
大失敗,也讓她第一次理解,零售業的細節管理,從控制預算,到人與人之間的人性,不是只有法律上的一紙合約,「像人性的鬥爭,就是我在法律上學不到的。」

這一堂 600 萬美元的課,也讓出身上流社會的她認知到,中下社會底層的大多數人究竟是怎麼生活的,「補足了我人生中完全缺少的中下階級理解經驗。」
從法律人變成生意人,她感謝第一次就有這麼刻苦銘心的失敗,「沒有失敗,哪有中國經驗,沒有中國經驗,也不可能有今日的成功,」她說。勇敢重新再來的她,反而格局更大。

勁松哲學 穩中求勝

在中國投資,風險就是機會。但是在機會面前,必須先學會駕馭風險。走進競衡位於上海的總部,迎面的是齊白石的《松鷹圖》,畫中老鷹位於制高點,單腳獨立,雄視天下,焦墨點染勾勒,將老鷹頭部表情及鷹爪的尖利表現一覽無遺。但是支撐老鷹的是腳下的那棵勁松,松枝蒼勁而松葉細膩。與張簡珍同是法律人的詹益森,個性與蒼鷹大不同,他事事小心,步步為營,一如本大根深的勁松。鷹從制高點創造格局,松的格局則是靠細節組成。詹益森的房產勁松哲學,就是要穩中求勝。
2002 年進入中國的他,一眼就看中蓄勢待發的中國房地產。除了能源事業,競衡集團另一塊主軸,正是《 2009 胡潤百富榜 》前 10 大富豪來源的房地產。擁有紐約州華盛頓特區律師執照的他,31 歲就當上信義計畫區華納威秀的總經理,對房地產開發有獨到的敏銳嗅覺。

房地產投資選對標的就是翻倍。高雄望族的張簡珍,天生就是個「生意子」。她常向先生說起早年在台灣的經驗。當時她的母親做生意,早上一口氣訂了 10 棟店面,中間才付了1棟房的訂金,沒想到吃頓中飯,一個下午全數賣光。「這就是今日的中國寫照,」詹益森說。
不同於張簡珍挑戰進入門檻高的能源化工產業,他選擇投入地產,而且多半瞄準都郊增值潛力大的二等地,進行整體街廓開發。

在競衡上海西郊的地產投資裡,有 2 條重要黃金投資曲線,一是先做星級飯店帶入現金流,一是同時進行整體住宅及商辦開發。畫出 2 條曲線的目的,因為星級飯店一營運就有現金流入(cash driven),可以用現金養地;而一旦周邊商場辦公樓整體開發後售出,快速償還飯店負債,自然可以讓財務「穩中求勝」。而且整體開發帶來的效益,土地自然可以翻倍。「中國現在正有這樣的勢頭,可以短期內讓不動產翻倍,翻倍再出脫,」詹益森說。
穩中求勝法,也像創投的種子基金(seed money)。「別看它一開始只是小芽,種子一旦播種下去,靠你的經營跟努力,做大做強,股權就會不停的膨脹,附加價值自然增加,資本累積就會擴大,最後格局自然變大,」詹益森說。

專業大腦 實力百倍

在中國做生意,詹氏夫婦認為最重要的 3 件事,一是財務,二是人才,三是 timing(時機)。為了降低機會後面的風險,他們自已想出了一個非常獨特的「大腦」人才庫。競衡集團 800 位員工,其中有 1/3 出身法律、財務背景。「我們教他們所有的應對進退、所有的為人處世、所有法律、所有的道德、所有的專業、所有的服裝、所有的人生理念,」張簡珍說。也因為他們集合了中國最聰明的腦袋,專門搜集資訊與提供決策,每項投資案都會交由這個智囊團做禁治調查(DD),掌握投資創業時可能發生的任何風險。以上海西郊假日酒店興建為例,就同時有 60 個律師一起搞定所有的文件及法律流程,控制預算及進度。也因背後有這麼強大的智囊團,像兩岸食品業龍頭及其他台商的許多商業案件,都委由詹氏夫婦負責處理。
有了專業的「大腦」,不論是做化工,做地產,做保險,「他們最厲害的,就是可以在中國把實力放大 100 倍,」安麗大中華區副總裁暨台灣安麗總裁劉明雄說。

如何放大100倍?

中國做生意雖然複雜,但愈是複雜愈要用方法論解決問題。張簡珍在日本早稻田的碩士論文是股東權益,博士論文是歐洲共同體跟証券交易法;而詹益森的博士論文則專攻內線交易。兩人認為,人生也好,企業也好,要解決任何複雜的問題,「方法論」是他們在中國黃金十年的最大心法。懂得方法論,就可以在中國不斷複製。不論是投資光電,投資能源,投資房地產,舉一隅反三隅,投資邏輯都是一樣。松鷹哲學中另一個最精莘,就是解決問題的能力,大至投資,小至管理。以競衡上海西郊假日酒店為例,在開幕前有 6000 個問題待解決,但是會用方法,就能化繁為簡,很快速找到解決之道。人生的關鍵 10 年,張簡珍和詹益森在中國,累積了失敗經驗,累積了人脈,累積了法律專業知識,也累積了所有的磨難,「人生不會突然有黃金十年,你必須有勇氣面對失敗。若沒有之前中國大失敗,就不會有今天競衡的成功。」張簡珍說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痞客邦天馬行空部落格

痞客幫仔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