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灣生育率已成全球倒數第一,三十五到四十歲女性未婚比例世界第二,結婚的社會壓力也登上世界第一,台灣人為何不生?女性為何不婚?台灣的生育率已成為全球最低,去年出生登記人口只有十九萬人,平均育齡婦女一生只生一個小孩。這個世界第一,吸引了《華爾街日報》記者來台灣專題報導。為什麼?這個問題的答案像是滾毛線球一般,這裡一叢那裡一頭,糾結拉扯出台灣社會有關性別與婚姻的種種問題。

現象一  頂客族愈來愈多

對不同的人群來說,實有著不同的原因。首先,已婚族群不生的頂客族比例愈來愈高。有人說他們自私,有人說他們想得開。生兒育女的意義在現代社會已然改變,養兒防老的工具功能幾乎不復存在,傳宗接代的規範壓力已然消解,召喚生產報國的愛國論述,也完全失去動員力量。生養小孩的意義,可以說純粹剩下核心家庭為了實踐生命價值與尋求情感連結的目的。

相對於當父母的成就感,天平另一端是經濟成本的考量。台灣的薪資偏低、都會區房價偏高,造成家庭可支配所得偏低。許多人不生小孩是考量「養不起」,成本計算對不同階層的群體又有不同。中產階級怕小孩輸在起跑點上,雙語幼稚園與安親班的費用比念大學還貴,勞工階級則要努力排隊才能進入公立的托兒所,盤算著請保母還是辭職比較划算。

台灣的職場文化是促成生育率降低的主要因素之一,不僅平均工時長,更強調工作優先,生活與家庭都可犧牲的規範價值(還記得那個狗洗到一半也要去工作的房屋仲介廣告?)。這樣的職場文化以男性養家者為員工的主要想像,假定小孩有母親在照顧,讓許多身陷其中的職業婦女「不敢生」,甚或,在工作的壓力下,「生不出來」。

文╱藍佩嘉

創作者介紹

痞客邦天馬行空部落格

痞客幫仔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