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北都會房價向上提升,台北中產階級向下沉淪?年薪百萬元的中產階級買不起房子,與海外比價的有錢人卻覺得台北房價便宜,讓台灣社會階級正在重新劃分。高鐵通車前北市房價是高市的二倍,如今差距變成五倍。大量人口在台北就業,卻在台北買不起房子。「房屋」這個原本提供人民遮風避雨的棲身之所,現在卻成了社會經濟地位的象徵。房價飆漲讓許多中產階級感到「有產」遙不可及。一場加劇的階級戰爭已因房價高漲點燃火苗,其實,只要轉個念頭,就可能戰勝高房價,就像捷運多一站,房價就少了一半,買房不變屋奴,讓你不會淪為「新貧」階級!
 
台北市大安區羅斯福路四段、靠近台灣大學附近的「基泰台大」住宅建案,喊出每坪二百萬元的天價。其實二○○九年九月建商原本要以一百萬元開價,卻因為還未公開就出現四倍的超額認購,看好漲勢的建商馬上停賣,經過半年的「沉澱」,開價漲了一倍。住在距「基泰台大」不遠處、靠近溫州街台大教職員宿舍的台大經濟系教授林向愷,聽到鄰居身價非凡,只能望屋興嘆。即將退休的他,是一般社會大眾認定的「中產階級」,他正面臨搬離台大教職員宿舍後,已買不起台大附近房子的窘境。
 
階級1:中產「有殼」階級的憂慮!
台大教授林向愷養老屋大貶值,央行總裁彭淮南換屋夢難圓
 
林向愷不是沒有為退休做準備,一九九三年淡水捷運未通車前,他以每坪二十二萬元買下淡水漁人碼頭附近一間面海的房子,打算作為退休的居所,四十坪共八八○萬元。這十七年來,大安區房價漲了兩倍,台大附近的中古屋行情也從當時的每坪三十多萬元,漲到現在的五、六十萬元,而他在淡水那戶遠離捷運的房子卻反倒跌了三成,每坪只剩十五萬元,若賣掉只能拿回六百萬元,僅買得起「基泰台大」的一間三坪廁所。「我想要跟現在一樣的生活品質,除了去搶劫外,沒有別的辦法!」一位台大教授將淪為房產「新貧階級」,只因當年的買屋抉擇,現在要被逐出大安區、甚至台北市,「那種因為買不起,被一波波往外推的感覺很惡劣!」林向愷無奈至極,「政府眼中只有頂端與最底層,沒有為中產階級提出合理的房價政策。」如果大學教授的哀怨還不夠凸顯台北房價的高不可攀,央行總裁彭淮南這幾年也在想換大一點的房子,好讓國外工作的兒孫回來團聚。
 
他在台北市優質住宅區的麗水街住了二十七年,做了十二年總裁、月薪十八萬元、存款六百多萬元,曾向友人抱怨住家附近的房子連他都買不起了!央行在去年十月下旬就率政府部門之先回應高房價問題,提出希望銀行不要貸款給投資客等「彭三條」的軟性政策喊話,最近又對銀行進行一連串房貸信用管制,看來彭總裁對高房價確實頗有感觸。看著台北市豪宅、標售土地不斷創新、帶動房價,像林向愷買在郊區的有屋階級,或是彭淮南想換屋的中產階級比比皆是,他們不斷在「繼續待在年久失修、空間不大的市區老房子」,或「乾脆改變生活作息,搬到郊區買新屋」之間困惑著,然而,這群「比上不足,比下有餘」的有產階級,相對剝奪感已油然而生。
 
階級2:中產「無殼」階級的恐懼!
單身熟女置產、樂活難兩全、年輕夫妻房奴、孩奴雙肩重擔
一位有著穩定中等收入、年薪百萬元的台北單身熟女,一直過著租屋的生活,她喜歡吃美食、樂於上中高檔餐廳嘗鮮,更愛每隔二、三年就換個租屋環境,為自己尋找生活新鮮感。這兩年,她終於開始看屋,卻愈看愈焦慮,市區已經買不起,捷運沿線的郊區也已漲價許多,買屋對她而言形同要開始過苦日子!同樣是單身熟女的前青輔會主委鄭麗君,就常跟友人抱怨房價高、買不起房子。
 
而年薪數百萬元的台北縣公立醫院復健科醫生陳威達,已看屋看了五年,眼睜睜看著房價節節高漲,卻遲遲無法下決心買。他看過的台北南港中古屋已炒到每坪三十萬元以上,預售屋也喊出每坪百萬元的誇張價;至於他有興趣的新莊地區房價,則在短短半年內漲了三成,他現在不僅已買不下手,更對房價如此沒完沒了地往上飆覺得不可思議,他想在大台北從「無殼蝸牛」階級脫身,已經難上加難。曾幾何時,結婚購屋、買房養老,這些過去被視為理所當然的人生路途,為 如今走來卻是荊棘遍布?
 
上班族心中遮風避雨的「家」,卻是有錢人眼中的「投資商品」、資產配置的工具。第一代台商在海外打拚多年有成後,回鄉置產是人情之常,台北精華區、台中七期的豪宅群,正是他們彰顯成就之處,加上在低利率時代,爛頭寸過多的銀行,不願意收受五千萬元以上的存款,有錢人與台商從海外匯回來的錢無處可去,房地產就成了他們「存錢」的重要工具,他們買房不太需要貸款,像市場名媛何麗玲買台北帝寶,就沒有貸一毛錢。如今被當成民怨的對象,他們有話要說。
 
記者:文/黃琴雅、鄭育容 
創作者介紹

痞客邦天馬行空部落格

痞客幫仔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